网盾安全 - 服务器租用、高防IP、云WAf等

值得信赖的互联网安全服务商,最新动态、新的产品促销活动分享,网络安全动态!

“996加班文化”如何转型“网盾文化”

发布时间:2021-01-11 10:22:25      来源:      作者: 阿己

  前天下午六点,拼多多通报了一例员工从长沙公司宿舍跳楼自杀事件,继“拼多多女员工猝死”事件后再一次引发热议。 “996加班文化”,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在读这篇文章前,首先需要确立一个笔者本身的写作意图:很明显,反对的并不是“加班”,而是反对“996加班文化”之后一些附加规则,诸如道德绑架和洗脑:“自愿无偿加班”、“放弃带薪年假”。

  既然是“加班”,就不存在无偿这种概念。在经济学中有个名词叫做“杠杆”,我认为经济杠杆也可以应用于员工工作时长的讨论中来。

  如何将“996加班文化”转向“网盾文化”,是本文结合时事分析和思考的问题。
 

  一、正向思考

  去年的4月11日,马云在阿里内部交流中对员工谈及直到现在备受争议的996加班文化,称“今天中国BAT(百度、阿里、腾讯)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这段话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使得无数打工人回应“资本家的獠牙”。

  就前几天拼多多员工猝死、昨晚六点拼多多员工自杀一事来看,马云这段话摆出了一种不够重视员工个人身心健康的姿势。

  虽说“不上班就没有饭吃”,但“连命都没有了上班做什么”?

  2012年9月,金山旗下游戏工作室《西山居》一名年仅25岁的运营部员工猝死;

  2014年9月,游戏企业广州仙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年仅33岁总裁张旭猝死;

  2015年3月,年仅36岁的清华计算机硕士张斌猝死在公司酒店的马桶上,生前还在发送工作邮件;

  2015年3月,刚毕业4个月的百度地图技术研发人员林海韬猝死在梦中;

  2016年6月24日,前阿里DT总监欧吉良由于常年加班,在运动时猝死,年仅34岁;

  2017年,浙江一名年仅26岁的医生在值完一个夜班连白班后猝死在宿舍;

  .......

  太多太多的案例结果,直指“996加班文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加班”成为了一个贬义词:人人谈及色变,说起“加班”便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猝死”、“过劳死”等等。

  甚至百度将“996工作制”加入了百度百科中:996工作制是一种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中午和傍晚休息1小时(或不到),总计工作10小时以上,并且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代表着中国互联网企业盛行的加班文化。

  在这个“996”大风拂过的时代,有的人选择继续沉默,有的人选择迎难而上,有的人选择奋起反抗。

  对于群众的呼声,企业往往选择顾左右而言他:人就是应该趁着年轻,多学习、多加班,因为这是一个拼搏的时代……

  直到从某天开始,“猝死”逐渐与“996加班文化”划上等号,逐渐浮出水面、与微博热搜挂勾,才开始为人所重视:在半个月之内,拼多多一个年仅23岁的女员工倒在了跨年前一天深夜的乌鲁木齐路上;昨天晚上,一位员工直接在公司租住的酒店中自杀。

  若生命的消逝不算是一种“攻占巴士底狱”的审判,那么996真正的遮羞布终于在以被辞退的代价拽了下来。

  2020年9月7日,申通快递副总监找下属谈话,说部门要求9点以后下班,“这是为你们负责,不要着急在这个年纪谈恋爱”,由于员工拒绝无意义的加班,因此在9月9日被告知因试用期不合格被辞退。今年1月6日,该员工在微博上曝光此事,并坚称“将维权进行到底”,仲裁委裁定申通快递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行为,判决依法支付赔偿金;近日,郑州某公司9名90后员工集体辞职,原因是他们12月的绩效被老板以“未自愿加班”而克扣了,后来经过媒体调解,公司将绩效全部补了回去。

  早在前年的3月27日,一个名为“996 ICU”的项目在GitHub上传开。

  起因是,一位实在受不了“996”的程序员,在程序员最流行的网站GitHub上写下了一段话,并发起了名为“996.IDC”的开源项目,含义是“工作996,生病ICU”。

  早在2019年4月,人民日报针对“996工作制”发表评论员文章《强制加班不应成为企业文化》;而Python之父Rossum在推特上发表意见,表示996工作模式惨无人道。

  据nikkeibp报道,微软日本近日公布了去年8月份实施“上四休三”制度的实验结果,表示效率比以前提高了40%。这说明长时间工作并不是最好的的选择,劳逸结合找到一个平衡点反而能够促进工作效率。
 

  为什么明明工作时间加宽了、工作战线拉长了,总体的工作效率反而降低了呢?

  这里就是本文所描述的论点(也是反对的核心概念):剥削性质的996,只是在原地打转。

  一个企业经营者如果一味地靠压榨员工、不仅剥削员工工作时长且支付极低的薪水,是对员工积极性的打压,也是对劳动法条款的不尊重。
 

  二、反向思考

  为什么BAT甚至当年因极高猝死率上了头条的富士康等企业,很多人在知道其加班文化后却依然削尖了脑袋硬要往里面挤呢?

  答案是:企业家们尽管拿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来给员工洗脑,但毋庸置疑地在薪酬这方面他们依然做到了“多劳多得”四个字。

  “年轻人为了高工资,企业家们让你996,你愿意吗”?

  很多人在评论下方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工资高?有加班费?愿意!

  还是有不少BAT员工抱怨“累”、“辛苦”,却不愿意辞职。

  马云的话从整体来看,却也是正确的,“……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

  城里的人拼命想出去,城外的人拼命想进来。

  这就是一种病态的、信息不对等的状况。之所以会被内部员工唾弃,主要是因为企业没有从员工角度去实现双赢:有些员工并不想“996”,更想追求“955”的闲鱼生活。

  这时,我们就要一分为二地看问题了。

  马云自己也表达得很清楚了:想要安稳的工作、高额的工资以及妥善的福利待遇,就得强制性996。

  有毛病吗?至少从我的角度来看,没毛病。

  从经济杠杆上看,企业应该找到平衡点,对于个人而言也一样。

  “既然想拿到更好的报酬,更实际的工作态度也应该有所重视”。

  要么,拥有更高级的工作效率;要么,延长自己的工作时长。这是贯穿整个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基本原理的核心。

  在当代,伴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企业对于高薪人员的需求远远低于我国向科技大国的转变速度,根本原因还是来自于在社会进步过程中一定会遇到的人与社会之间的矛盾。

  “996”,是社会问题不假,反映的问题根源需要直面、也需要解决。

  秉承“为人民服务”理念,老兵在面对“996加班”问题上一向是贯彻“自愿”原则的。

  这或许才是所有人的愿望:加班自愿,多劳多得。
 

  IDC行业就像一张试卷,不是只需要将服务器填上去就可以完成的;如何合理安排员工、将“质”和“量”完美结合起来,是所有企业在行业摸索阶段应该思考的问题。

  纵观整个“员工猝死”事件历史,不难发现“过劳死”高危人群主要来源于互联网企业,尤其对于IT技术人员而言。
 

  知乎上一个程序员说道,“我不讨厌加班,但是我反对加班。”

  不讨厌是在于,Coding不是本人讨厌的事情,于他而言是一种具有乐趣的工作,因此连续的工作不会让人觉得很疲劳;

  而反对是因为,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工作只是一种技能而不是一种乐趣,工作时一般越往后精神越疲劳、工作效率越低、犯错的几率越高,最终导致工作压力直线上升。

  在互联网企业中,不仅关乎IT圈,放眼整个IDC行业,如何将“996文化”转变为“网盾文化”,也是至关重要的。

  有人说,“那么多人都这样工作,就几个人猝死,难道不该归咎于自己的身体问题?”

  对于每个人来说,兴趣爱好、追求、适应能力都各不相同;过劳死这件事因人而异,与工作方式、心态、身体状态、饮食睡眠习惯都有关系。

  换句话来说,有的人天生就不适合高强度的工作,有的人天生就像个“时间管理大师”。

  因此,论点又回到了上文:我们应该提倡的不是“加班文化”,而是“有效加班文化”。
 

  这里的“有效加班文化”参考“网盾文化”,包括:

  自愿加班、灵活性加班;

  有偿加班、待遇性加班;

  理性加班、关怀性加班。

 

 

加入网盾,开启安全防护

网盾安全 高防服务器、游戏盾、DDoS高防IP、云WAF等多款安全产品

立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