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盾安全 - 服务器租用、高防IP、云WAf等

值得信赖的互联网安全服务商,最新动态、新的产品促销活动分享,网络安全动态!

是资本家的错,还是普通人的贪婪?

发布时间:2021-01-14 19:16:18      来源:      作者: 阿己

  2020年5月6日,又一个武汉的饿了么骑手倒在了送餐的途中,死后平台仍对投诉进行处罚,其家属申请工亡赔偿到现在都未获得第三方公司的回复。

  现在流行一个词,“成年人的崩溃”:我曾见过北京咬着牙的昼夜颠倒,也曾听过深圳流着泪的晚风咆哮;压力特别大的时候给父母打电话,当电话接通时,到嘴边的话却硬生生憋了回去,变成了一句“我很好”。
 

  卡尔.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过这么一句话,“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可怕的不是压榨,可怕的是压榨成了一种习惯、成了众人默许的事情。

  甚至有人搬出医护人员来反驳那些反对者的说辞,认为“医院值夜班、凌晨也要抢救病患”,“在医护人员看来,996工作制是幸福的”。

  下面立即引起了一些医生的反驳声:医院有两班倒制,采用的是“855”工作制度,网上对白衣天使的宣传过度夸大,导致普通百姓对于医生这个职业抱有的期望值太高。
 

  医生也是普通人,医生也会猝死。

  2019年11月1日,上海一位麻醉科医师心脏骤停不幸离世,年仅30岁;

  2020年2月,一名医生因过度劳累引发心源性猝死,年仅28岁;

  12月8日,河南省汝阳县的一名中医院外科医生李小宁突然在家中猝死,年仅41岁。

  媒体对医生猝死的报道都以“敬业”一笔带过,但正如网易写的那样,“莫让为众人抱薪者,冻毙于风雪”。

  医生从来都不是治病救人的工具,脱去了那身白大褂,他们同时还是一位子女、一位爱人、一位父母、一个普通人,想追求普通生活有错吗?

  而其他行业的每一位职工,也不是资本家用来赚得盆满钵满的工具。
 

  Who killed Cock Robin? 谁杀死了知更鸟?

  I, said the Sparrow 是我,麻雀说

  Who saw him die? 谁看见他死去?

  I, said the Fly 是我,苍蝇说

  Who caught his blood? 谁取走他的血?

  I, said the Fish 是我,鱼说

  我曾经看过一篇小说,当主人公穿越到了已经死去的女孩身上时,看到了女孩被校园霸凌者反锁在一只小箱子里,霸凌者的帮手也是被霸凌者常常欺负的对象之一,而围观的学生们脸上带着的漠然让人不禁内心一凛——
 

  “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欺负到你的身上”

  “当你发现你也开始被霸凌的时候,早已没有人为你发声。”
 

  1959年11月,毛主席在杭州会议期间同身边的工作人员谈话,“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再出现资本家、企业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鸦片烟,如果那样,许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

  1994年7月5日,我国通过了《劳动法》,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工时制度。”

  多少工人的血泪和尸骨为了“8小时工作制”被承认而被抛洒在这条路上:19世纪80年代美国工人运动、20世纪初巴黎工会将5月1日定为国际劳动节、1914年美国福特公司率先执行了8小时工作制...
 

  或许错的不是资本,而是沾染了资本的人。

  这些人中,不仅有拿着刀的黄世仁,还有排着队的杨白劳。

  很多人一边怨怼资本家的苛刻剥削,一边紧紧攥着资本家支付给自己的高薪报酬不肯放手。

  错的是这个世界,还是我们自己?

 

 

加入网盾,开启安全防护

网盾安全 高防服务器、游戏盾、DDoS高防IP、云WAF等多款安全产品

立即体验